吞茶嚼花

文字的囚徒。

原创:风中风中,听到歌声

1,

1931年的小年夜,烟气升腾,无数的爆竹与烟花正炸裂在奉天眼前。

 

奉天稳重,心思缜密,为人处事上,还带着点讲究。例如时至如今,还是笃信着自己“奉天承运”的说法,能让手下这一亩三分地能在乱世中隐蔽身形。

 

热河则不然。

 

热河非但鲁莽,还自认鲁莽。什么乱世,他不懂,什么战争,他不怕。你来我往,干就是了呗,不就茬架吗?

 

碰到这种人,奉天根本无法和他讲什么为人的道理。

 

所以两个人在一起时,不谈大道理。

 

只谈兄弟情。

 

2,

夜色四沉时,奉天喝了口小烧。东北天冷,必须得是这种从嗓子辣到胃里的烈酒,才有抗寒的功效。

 

手边是北平哥差人送来的二锅头,他没舍得开,正等着热河过来。

 

奉天怕冷,总是念叨着沈水性寒,无论是寒冬腊月还是酷暑天,都怕冷。

 

热河却很热。

 

滴水成冰的时节,热河单穿了身薄袄就过来了。

 

奉天哑然一笑道:沈水比不了你们武烈河,当心冻坏了。

 

“啥特么冻坏不冻坏的,就奔着这瓶二锅头,老子脱光了来都没毛病!喝就是了!”

 

热河嘿嘿一笑,伸手就去拿二锅头。开了之后,先给奉天倒上,又另外倒上两杯,最后再给自己倒上一杯,和奉天碰了一下。

 

“哎!卧槽!真带劲啊!那啥,黑老哥和吉老哥路远,这两杯就我帮他俩掫了啊。”

 

热河急忙又将那两杯未动过的酒划到眼前。

 

待喝得兴起,热河清了清嗓子,开始一如往常唱道:台上下你骂我嚷一片混乱,走过来本县令我外号赛酒仙,适才我又和杜康见了一面,赏我好酒几大坛...

 

“你可别嚎了,跟驴叫似的。”奉天拿花生米砸了下热河,笑骂道。

 

热河也心知这首《醉青天》其后多了些俗词,便嘿嘿一笑,到此作罢。

 

热河一摆手说:唱的就是个精气神!你也别一天净文绉绉的。来年你再朝北平要几瓶二锅头,咱哥四个聚聚。

 

奉天说:行。

 

热河说:那就这么说定了奥,改天来我地界泡温泉。

 

奉天说:行。

 

热河说:那什么,带着酒奥记得。

 

奉天说:妈的,我看你这个人就不太行,一天天的不是喝酒就是唱歌,能不能有点儿正行?

 

热河嘿嘿一笑,不说话了。喝完这顿酒,顶着爆竹声中雾蒙蒙的夜色,就摇摇晃晃地回家了。

 

从那之后,奉天一直在等待着来年四兄弟的重聚,等待着烟花中,属于四个男人的嬉笑怒骂。

 

只是令奉天没想到的是,一场意外,彻底粉碎了他“奉天承运”的美好幻想。

 

那是1931年的夏末秋初,日本人来到中国。

  

3,

奉天总是会回忆起自己和热河小的时候。

 

四兄弟里,热河算是过得最舒服的。这牲口地界天杰地灵的,抱个避暑山庄,大家都喜欢来找他玩。

 

夏天的时候,他们在避暑山庄啃西瓜避暑,下河摸鱼抓虾。

 

冬天的时候,他们穿条裤子,赤着上身,在雪地里摔跤。累了,就蹦进温泉里。

 

四季的星云在夜空中流荡,他们数了很多年的星星。

 

那时候,在温泉里泡得脸通红的热河总是吹嘘说:热乎吧?跟你们说,非但这温泉,我们这地界的,甭管男人女人,身子里流的血,都是滚烫的!这特么...这特么就叫热血银民啊!

 

接着,三兄弟对视一眼后,就戏谑地看向热河。

 

不多时,热河就被三人齐齐按在了没过膝盖的雪地中,大声求饶:我错了,哥,哥,哥!我凉了,凉了!

 

最终,热河就会瑟瑟发抖地在雪地中,哆哆嗦嗦地唱上一曲二人转,才可以在三兄弟的大笑声中,骂骂咧咧地重新泡到温泉里。

 

后来,令三兄弟崩溃的是,热河竟然特么地爱上了唱歌?

 

非但爱唱,还要自己作词作曲,甚至扬言要唱出一首传唱东北大地的歌。

 

因此,热河总是用他五音不全的嗓子,唱着五音不全的歌,给三兄弟唱得五迷三道的,眼前都出现了五光十色的崩溃景象。

 

每当奉天想起这些回忆时,便会一边笑,一边骂。

 

奉天骂热河,说他什么事都不用管,是个只会享受生活的富家翁。

 

但是当日本人来到中国后,奉天却对热河说道:

 

“不要管这些事,热河,去做个只会享受生活的富家翁吧。”

 

4,

奉天的日子过得很苦。

 

日本人进城后,奉天被控制得死死的。每当他看见除夕夜的烟花时,心中已经再无“辞旧迎新”的憧憬。

 

虽然已经被软禁,但奉天还在暗中策划着驱逐敌军的举动。

 

然而,无论是地下民间组织,还是各种军阀,都无法将奉天从敌军手中解救出来。

 

有一次,奉天的举动再次被日本人发现了。

 

日本人无奈地问他:用你们国家的话说,不是奉天承运吗?为什么不好好认命?

 

鲜血淋漓的奉天,艰难地抬起头,露出他已残缺不堪的牙齿,仍坚持笑着说:我奉的天,不是你们的天。是华夏大地的天。

 

奉天只能迎来新一轮的毒打。

 

他的身体被火红的烙铁烙印,眼睛被打得肿到睁不开来。他被囚禁在阴冷的水中,忍受着刺寒入骨的疼痛。

 

但是当他见到前来探望的热河时,却说:“不要管这些事,热河,去做个只会享受生活的富家翁吧。”

 

奉天不愿热河再承受这样的疼痛。奉天也不愿东北的子民,就这样被屠杀殆尽。

 

即便奉天明明知道,热河能见到他,是敌军想让自己劝热河束手就擒。

 

奉天说:“去唱歌吧,热河。你不是想写出一首传唱东北的歌吗?做一个对他们没有威胁的人,为东北留下一线生机。”

 

然而面对这样的奉天,热河却回忆了起来。

 

“乾隆十七年,乾隆来到避暑山庄,在湖边钓鱼。奉天,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?”热河不等奉天作答,继续说道,“他说,所有鱼都会被人钓起来,所有王朝也都会覆灭,避暑山庄不过是给后人的福祉。他让我守护好这座山庄,因为总有一天,所有人都可以进来钓鱼的。”

 

“日本人可以。无论什么国家,所有人都可以。”

 

“但是侵占我们土地的人不可以,无论什么国家,所有人都不可以。”

 

热河这样说完,就离开了奉天。

 

据说,热河为了逃离奉天的地界,被敌军打瞎了一只眼睛。那天,热河倒坐在车上,面对追赶日本人,哈哈大唱道:“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,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...”

 

“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,算就了...算就了你们迟早有一天都得给老子滚!!”

 

5,

奉天的伤势趋见稳定的时候,他认识到,这才是不妙的开始。

 

或许当伤口结痂的时候,自己真的就成为了敌军的人。

 

哪怕只是一具尸骨,也将是一具对敌军大有裨益的尸骨。

 

奉天已经不知道,还有谁能救得了他了。据说,敌军已经深入中原腹地,没有人能顾得上他一个边远的北方糙汉。

 

奉天还是很冷。

 

不像热河,温泉流入武烈河后,在冬天也能雾气升腾,火气造就了热河的鲁莽性格。

 

而沈水只是冷。

 

热河时常安慰奉天,让奉天改个名字,不要整日心思忧虑,明明心里热血未凉,却总是装作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。

 

热河说,奉天的冷病,是心病,看开点,一切就好了。这个世界上,一定会有太阳照射到的地方。

 

然而,当奉天听到最近的一则消息时,心却更加的冰冷了。

 

热河虽然兵力不足,但召集了一帮乡亲父老,组建了一支杂牌军,向敌军发起了进攻。

 

无论是游击战,还是正面交锋,这只杂牌军始终死伤惨重。

 

但是,反而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。

 

久而久之,那只杂牌军,也有了名字。即便分为了几个团,即便有的团只有几个人,但他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:义勇军。

 

义勇军热河向奉天隔空喊话道:那几瓶二锅头,你他吗的给我藏好啊!

  

6,

义勇军的成立,如野火燎原般,震惊了华夏大地。

 

这个由一帮东北汉子组成的队伍,在自己的土地上,浩浩荡荡地开始了他们的战争。

 

其中有一个男人的名字,也流传在坊间的传说之中。

 

他叫热河。

 

据说,热河身高八尺,腰围八尺,是个顶天立地的传奇人物。

 

但只有见过热河的人知道,热河这个人,爱喝酒,爱唱歌,反倒像是个只会享受生活的富家翁。甚至言语中,还毫不避讳自己以前过得是怎样的一种神仙日子。

 

他的酒量不好,歌唱得更不咋地。但冲向敌军的人,他永远是第一个。

 

在一个深夜,热河带着兄弟们偷偷摸进了已经被占领的家乡,在武烈河下游找到了一处隐蔽的温泉,带大家好好放松了一番。

 

可是,几乎所有的兄弟都说,热河大哥的血,要比武烈河的温泉还要滚烫。

 

那一天,热河靠着河岸,遍体鳞伤的身体泡在温泉里,呆呆地望着星空。

 

在被战火污染的星空下,他仿佛再次见到四个兄弟打闹的身影,而他正哆哆嗦嗦地唱着歌。

 

兄弟们都看到,热河的眼中流下了止不住的泪水。

 

热河却只是说,那是武烈河的河水。

 

7,

也就是那一天,奉天得知,热河所在的那一支义勇军,开始向沈阳进军了。

 

奉天无力阻止。

 

但是令奉天没想到的是,日本人竟然也无法阻止。

 

热河像喝高了一样,红着脸,拿着枪,在这片自己野蛮生长的土地上,大笑地、肆意地撒野。

 

他们攻克敌军,解救各个兄弟,锦西,抚顺,新宾...

 

最终,热河站在了奉天地界上的东塔机场上。这是敌军最为看重的交通枢纽之一。

 

奉天听到了敌军中的命令:倾全军之力,剿灭义勇军。

 

奉天听到,在另一边的热河,虽然已经血染全身,却仍狂笑着,他拿枪指着奉天所在的方向,要跟奉天喝掉那几瓶二锅头。

 

奉天还听到,一切都结束了。

 

奉天发疯一般地赶到东塔机场,在满地的尸首中,在满眼的火光中,寻找着那个信誓旦旦要和他喝酒的兄弟。

 

终于,他看到在一处断墙旁,看到了躺在鲜血中的热河。

 

奉天冲过去,抱住热河,哭喊着热河的名字。

 

热河的手颤抖起来了。

 

热河将手抬在空中,半握拳,像是在虚空中抓着一个不存在的酒杯一样。

 

热河奄奄一息的说:喝就是了。

 

奉天紧紧握住热河的手,接着从怀中掏出那瓶尘封几年的二锅头,拧开后,倒在了热河的口中。

 

热河被呛到了。

 

他说;没毛病奥哥,暖和,等我好了,唱歌给你听。

 

他说:大哥,你还怕冷不啊?其实我藏了一处好温泉,就等着和你...

 

热河笑着,他的话没有说完。

 

奉天哭着,他只好独自将酒喝完。

 

8,

没有人知道,那个名叫热河的人,为什么会有这样巨大的能量。

 

在热河阵亡后,义勇军越来越多了。

 

吉林与黑龙江,发了疯一样地开始进行反扑。

 

东北四省,一百多个县,四千多场战斗。他们就像是在祭奠那个已经逝去的人一样,在这片土地上,挥洒着热血。

 

没有人知道,为什么向来以民风彪悍著称的北方人民,在战场上杀红眼的他们,在路过热河省的时候,眼神都是那样的温柔又悲伤。

 

吉林说,用他的话说,我们都是热血银民。

 

黑龙江说,他终于唱出了一首传唱东北大地的歌,我们必须将这首歌唱下去。

 

奉天说,无论那首歌多么悲伤,我们都要把他唱得最为嘹亮。

 

所有人都在说那个人的故事。

 

所有人都在说,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。

 

把我们的血肉,筑成,我们,新的长城。

 

9,

终于,历时十多年,这片土地上终于再次迎来了和平。

 

奉天拖着残缺的身体,和另外两个兄弟来到了他们小时候玩耍的地方。

 

他们在这里啃过西瓜,下河摸过鱼,也在这里摔过跤,泡过有歌声的温泉。

 

而今,那个少年的歌声,虽未被更多人记住。

 

但他以及他们的事迹,已被谱写成了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在这片华夏大地上,被庄严地传唱着。

 

但是这里,既少了一个人,又多了一个人。

 

他是个眼睛中有着热忱光芒的青年。

 

在他的目光中,三兄弟仿佛又看见了许多年前、属于四个年轻人的星云。

 

他是热河的后代,他叫承德。

 

10,

当奉天回家后,他卸去了一省的重担。

 

他把自己与曾经的热河,放在了一起。

 

年事已高的他,仍带着些当年的讲究。

 

他说:希望这片辽阔的土地上,可以永远安宁。

 

从此之后,再没有奉天省与热河省,只有一个热血的、清澈的辽宁省。

 

而奉天在这样安逸的生活中,又想起了热河曾对自己说的话,

 

他说,奉天的冷病,是心病,看开点,一切就好了。

 

他说,这个世界上,一定会有太阳照射到的地方。

 

他说,沈水哪凉了。你看啊,沈水之北,水北为阳。暖和得很!

 

奉天想起热河正儿八经的语气,想起他一边说话一边喝酒,想起他醉醺醺的模样,不由会心一笑。

 

沈水畔,阳光下,这个面目沧桑的男人放下了钓鱼的鱼竿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。

 

他说:以后,我就叫沈阳吧。

 

因为你让我看到,自己曾被阳光所照耀。


完。



我是吞茶嚼花,

拍不出好看的相片,画不出好看的画。

但很想为你写一些漂亮的故事。

谢谢关注呀~! 

评论(51)
热度(2776)
  1. 共152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吞茶嚼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