吞茶嚼花

文字的囚徒。

原创:我当游戏Boss的那些年

生命中所有的灿烂,终将要寂寞来偿还。


1,

我被称作BOSS的时候还是在两年前。那时候,我的宫殿中总是强敌满座,他们背刀带剑,眼神炙热,连一些牧师的言辞都咄咄逼人,让我有一种他们来自祖安的感觉。


那时候,每个人都在想怎么打倒我。我不知道他们具体的想法,但我决定了他们具体的死法。


那时候,老二总是对我说,大哥,你应该下手轻点,没有你这么打游戏的。
我反问:我怎么的了?
“首先,你不能随处乱逛,尤其是新手区。”
“这天下都是我的敌人,我去宰掉那些新手,这就叫防患于未然。”
“行吧,你杀新手就算了,那你怎么还跟玩家抢怪呢?”
“你不懂,有些小BOSS割据一方,自称大王,这我能忍?我杀它们,这叫攘外必先安内。”

......


回忆起来,我们这片土地不像隔壁艾泽拉斯那么恢弘壮大,也没有隔壁东土大唐那么战火燎原。相反,这里显得有些平静,甚至可以用井井有条来形容。


没人喜欢平静,这得归罪于最初那帮构建世界的孙子,于是就有了我,混乱之主。


后来,那帮孙子这样唏嘘地评价我道:没想到,这孙子居然真的是个制造混乱的主。


2,

现今两年过去,老二再度旧事重提,摊手说:“不是我说,作为一个最终BOSS,大哥你活得实在太他妈自由了。”
我问,“你这是不是反讽?”


老二正摇头呢,老三一把推开他,说,“是。”

我问老三,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“大哥,你没发现最近两年已经没有人来了吗?”
“不是因为我使世界和平了吗?”
“是他妈因为游戏黄了。”
“游戏怎么黄了。”
“就因为你不仅杀新手玩家,还跟玩家抢怪,甚至本来不少玩家都辛苦来到这里了,你也不知道让让他们。”


“这是什么道理?我是最强的,为什么要让他们?”我很不满,也很委屈。


“行吧。”老三叹口气,“那你为什么抓着公主不放呢?打不过你,你就多把公主放出去几次不行吗?”


我闻言大怒,骂说:“你是傻逼吗?她打麻将赢了咱们那么多钱,你不想赢回来?赢了就想跑?”


公主睡醒从卧室出来了,一看人齐,兴高采烈,“来,搓锅麻将先。”
老三面有菜色,“不玩。”


公主很不满,拿拖鞋追着老三打,“不玩!不玩!整天就怕输钱!”

公主停下来问,“老四呢?”
老三答:“不知道,可能是溜龙去了。”
老二答:“不可能,他那条龙整天就知道睡觉。”
我答:“也不对,今天怎么没听到呼噜声?”


“在这呢!”老四飘进来了,他大喜说:“我死啦!”
他身后还跟条黑龙,巨大无比,也是飘进来的,吼说,“嗷嗷嗷嗷。”

我问,这畜生什么意思。
老四翻译,“它说,我也死啦。”


黑龙是睡觉时候被毒死的。


曾经玩家密集如云时,他堵在我城堡的门前,龙口一张,便是地狱之火,夺命龙息,璀璨炫目的死亡烟花。对于玩家来说,它实在太巨大,太恐怖,无数的毒药洒向它,它依然能活蹦乱跳地杀死一片。


如今可能是免疫力下降了吧。


不过这不重要,我说,“你俩是不是有病,死了怎么还这么高兴?”


飘着的老四灵魂开心到变形,“是玩家杀的!有玩家来了!”


2,

“太棒了!”最高兴的是公主。
我不屑一笑,“呵,你以为他能救得了你?”


公主答,“你傻阿,老四死了就死了,加那个玩家不是又能打上麻将了吗?”

老四闻言很伤心。


老三在旁踱步,“我去,终于有玩家来了,该穿什么呢?我那件朝露之袍虽然是神器,但版型太老了。诶,我得去翻翻龙鸣披风,不知道现在披风还时不时髦了,对了老四,玩家是男的还是女的?什么职业?”


老四答:“男的,职业剑士。”


“男战士阿,男的应该都喜欢板甲,那我穿大地铠甲吧,精神修身,武器就用日月双手剑好了。”


我在旁看不下去了,“老三你他妈是不是脑子秀逗了,还板甲双手剑,你可是暗黑大法师阿!”


老三脸红说,“我这不是想让玩家看见我能开心一点吗?”


我恨道:“你有点出息,咋跟约会似的呢?你学学老二。”


老二在旁喃喃自语。

我问,“你干什么呢。”
老二答,“背台词呢,好久没背了。”
“你什么台词。”
“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玩家,有一天他会....”
“停,你是不是走错剧组了。”


这帮王八蛋,不就是来个玩家吗?我从虚空中抓来死神之镰,怒说,“我先去了结他。”
“不要啊!”老二抱着我大腿,“给我念台词的机会啊!”


我很鄙视老二。要知道,以前我是从不会给玩家念台词机会的,因为他们每次都是从“你这作恶多端的魔王...”开始,叽叽喳喳个没完,再以“你这魔王,还有什么话说?”结束。


最主要的,是我此时还要接一句,“没有用的蝼蚁们!这世界一定会臣服在我的魔爪之下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
有病吧,中二不中二。


再说有谁能称呼自己的手为魔爪阿。


所以我每次当玩家们台词念到一半时,就忽然动手杀死了他们。


他们管这个叫bug,我管这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。


只是后来,再也没有人来这里念台词了。


回首往事这么一会儿,老三说,“别说,这小子装备不好,技术不错。”


我抬头一看,老三成灵魂了。


“你咋死这么快。”
“太久,生疏了。”


老三死时还是穿板甲提双手剑,跟他瘦骨嶙峋的暗黑大法师形象一点不搭边。


我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你还记得你是谁吗?”

老三说:“老三啊。”


我说:“老三个屁!你是光明的宿敌!神祇的噩梦!你是末日主宰!”


什么老二老三老四,都忘记了,那是玩家口中的代称。他们不懂尊重,他们盯着我们身上的装备,他们永远都在忽视我们的名字。


无论是地狱低语者,还是末日主宰,无论是死灵召唤师,还是混乱之主。


我们是从地下重见天日的王者,带着腐朽与恐怖的气息。我始终相信,没有人可以再将我们打回到地下。


我说:“去吧,老二,记住你的名字,你是死灵召唤师,利格曼彻。”


3,

我盯着水晶球,老二已经动手,他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,一念咒,便是飞沙走石:“以吾之血,唤汝之名,迷途之人,听从召唤,出来吧,六翼堕落天使!”


水晶球中,有六翼堕落天使降临,

黑云翻滚,遮天蔽日,杀机四伏。


然后老二就变成灵魂飘回来了。


我质问他:“你的十九翼堕落天使吗?”
老二挠头道:“可能今天限号吧,只许双号上路。”
“那你的地狱九头蛇,虚空吞噬者,暗黑执政官呢?不都比六翼堕落天使强?”
“别提了。执政官都结婚了,还没随礼呢,不好意思见他。”


我跳脚,“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让着那个玩家!”


老四老三老二加那条黑龙不约而同说,“因为真的好久好久好久没有见到人了啊!”


公主在旁边说,“我也好想出去...”


我说:“你闭嘴,现在撵都撵不走你。”


望着这些毫无干劲,或者是有其余干劲的人,我有些无力,沙哑着声音说:“你们,都,忘记了吗?”


老四曾带着黑龙,持着剑,和老二老三虔诚地站在我面前,向我立誓:“我的王,我将永远守护好你的城堡。无论是谁,只能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。”


接着无数的玩家站在我的城堡外,带着嘲笑与戏谑。他们死了可以复活,继续向我们蜂拥而来。他们可以卡入宫殿的bug墙中,用普普通通的小火球,一次次打在我们的身上,发出羞辱的笑声。


最终他们夺走了我们的宝藏,抢走了公主,再也没有回来。


直到有一天,老二再一次被卡入bug墙的玩家凌辱至死后,面对那些踩着老二头颅合影的玩家们,我发出了一声疑问:为什么我们不能用出真正的实力?


那堵墙,被我击碎了。


从此,再也没有任何人,进入过我的城堡。


4,

老二说:“大哥,太久了。就让玩家赢一次吧。”
我说:“可以,靠实力来赢。”


老三说:“让让不行吗?我们都是和谐社会的Boss,文明有爱,扶骷髅奶奶过马路的。”

我说:“可以,可以扶玩家进棺材。”


老四说:“这样阿大哥,你想想,这世界所有宝贝都被你抢来了,放家里怪挤的。就把他当收破烂的打发了吧。”

公主向老四撇了个拖鞋:“你闭嘴,那些现在都是我赢来的,一堆穷鬼,我就等英雄来救我呢。”


我坚定地摇头,“不可能放水的。这些人只要击败了我们,就不会再回来。”
“会的!”四人一龙同时说道。

这时,公主看着水晶球忽然说:“这个玩家我就认识啊!”


5,

公主说:“这是一个进入过那堵墙击败你们后,唯一一个没有将我带走的玩家。”


老二老三老四对视一眼后,欢呼道:大哥,给他一次机会!


我犹豫了一下,问:真的会回来?


他们齐齐点了下头,我深呼一口气,说:既然如此,姑且给他一个机会。


我想了想,说:对了,那就正好收拾一下。


我转身看向宫殿中密密麻麻的宝贝,开始逐个挑选。


我说:老二,把超神器往后摆一摆,如果他真能击败了我,就算给他一个惊喜。老三,板甲和双手剑给我换下来,不懂事呢,这剑可是有隐藏任务的,你又触发不了。老四,这条龙还能生育吗?养成类游戏,留得住玩家。


黑龙在我的死神之镰下欲哭无泪地交出来一颗龙蛋。


我说“还有你,我说你能不能别穿个睡衣来回溜达,让别人看见以为我把你怎么地了一样。大小是个公主,有点气质行不行,回去把公主裙换上。还有,以后别动不动打麻将,温柔点。”


“哎呀你烦不烦!烦不烦!跟我爹似的呢!”


公主气呼呼回去换衣服去了。


等我大概摆放完宝贝后,才发现几个人眼神有点不对。


“为什么这么看我?”
“我们一致觉得你好像很高兴阿...”


“呸。”我说,“我可是终极Boss阿,当然宝贝要多一点,怎么可能丢了面子。你们先都藏到后面去,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他!”


“对了。”我望向硕大宝座前,插着的两把神器,问道,“你们说我用死神之镰好,还是弑神碎星斧好?”


老二拿出一根缠绕仙气的棒子,说,“这个吧,超超超神器。”
“这他妈不是仙女棒吗?”
“对阿,符合大哥您遗世独立的风范。”
“快滚,这是装饰用的!再说名字也太少女了。”
“没事儿,什么仙女棒阿,从此它叫灭神杖。”


我十分感动,然后拒绝了他,“别闹了,我上去卖萌呢吗?我说了,会给他一次公平的战斗,绝不会放水。”


此时,打远处来了一个遍体鳞伤的少年,小心翼翼探头探脑的,我回头问公主,“就是这小子?”


公主点点头说,“对。”


少年跨进宫殿,穿着身普通装备,估计是自己一路升级做任务打到这里的。而且属于一次隐藏任务也没触发的那种。


以前这种角色,我勾勾手指头就能死一个服务器。


这少年远远地望着我,说:“又见面了。”


他说:“混乱之主,卡尔佛森。”


“以前卡bug,是我输了。”空空荡荡的宫殿中,他提剑指向我,“这一次,我要赢。”


我攥紧了拳头。


6,

“你这作恶多端的魔王!”当这小屁孩再往前迈一步后,又避不可免地开始念台词了,“涂炭生灵,掳走公主,为了世界的和平......”


趁小屁孩滔滔不绝之际,我悄悄看向身后,藏在那里的公主点点头,说,“声音还挺好听的。”


三个灵魂和一条傻龙在那里抽烟,感慨说,“好久没听到这么完整的台词了。”


我忽然想到,说:“我死之后,还会回来吗?”


我说:“听说,那些孙子给我下了诅咒,当我这个bug死了,就不会再复活了。”


老二说:“不会的。只要有人来,这个城堡,就需要一个主人。”


老三说:“这个世界太平静了,这个世界需要混乱之主。”


老四说:“我一定会守护好你的城堡,等你醒来。无论是谁,只能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。”


“...今天就是我替天行道之日!”另一边。少年终于念完了台词,开始质问我,“你这魔王!还有什么话说?!”


“来吧。”我还是没有去说那些为我安排好的台词。


我站了起来,血海便淹没了这座宫殿,吞噬一切的黑暗在我身边萦绕,它们冲出了宫殿,压住了整片天空。

 

在鲜血与黑暗中,我提起了灭神杖。


我说:“等你好久啦。”

 

如果。


如果我能醒来的话。


请让我再次看见那些炙热的眼神。


完。


-

我是吞茶嚼花。

拍不出好看的相片,画不出好看的画。

但很想为你写一些漂亮的故事。

谢谢关注啦!

评论(23)
热度(1154)
  1. 共30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吞茶嚼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