吞茶嚼花

文字的囚徒。

原创:一柄风尘刀

《一柄风尘刀》

(阅读全文需15分钟)


1/

『这一千余年,我走遍四海列国,只为了摘这朵梨花。』

 

2/

我遇见她是在三月的洛阳。

那天我着披风,束马尾,持棍棒。

她身披彩衣,项戴花环,手拎酒壶,赏桃花。

我脚下生风,用出毕生绝学探龙爪。

她回眸一笑。

 

“诶女侠,疼疼疼,小的错了小的错了!”

 

3/

那天我被那女的牵到桃林僻处,为了保持我在洛阳城中的威望,一路上愣是再没喊疼。临了,她给我扔在地上,我才发现她身边还站着个男孩,面红齿白的,若不是我在难分雌雄的乞丐圈混迹这么久,还真不一定认得出来。

 

她盯着我,开口便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我心想哥们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不假,但好歹得等成了英雄再说阿,现在让人像条狗一样牵这么老远,成何体统?

于是我头一抬,说:“我叫倪秦蝶。”

 

结果女的还未说话,旁边老弟倒是笑呵呵地先开了口:“嘿师父,您瞅他还叫个女孩名,倪秦蝶。”

 

这智商叫什么师父阿,大罗金仙来也挽救不了了好不好。我正在心里窃笑,却听那女的摇摇头说:“算了吧,看来你我终究无缘,还是不收你为徒了。”

 

听闻这句话我当真是大吃一惊,机智如我也没想到她有收我为徒的心思阿。心下想了想,哥们虽说是洛阳城内的乞丐一霸,菜佣酒保无人不识,但自己几斤几两心里也清楚得很,不然怎么会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?如今遇上这不明来路的女子,手上分明像有那么两手功夫,倘若真因为自己态度轻浮而错失了师徒之缘,日后不免后悔。

 

思绪至此,我紧接着说:“且慢女侠,其实方才只是行走江湖的外号,在下姓徐,单名一个娇字。”

 

话音刚落,旁边那个智障少年笑的跟朵狗尾巴花一样,说:“哈哈哈哈,不还是个女孩名字。”

 

倒是那女人仔细想了想,说:“徐娇?徐娇?不错,以后你就是为师的关门弟子。”

 

3/

师父叫李梨。

 

我还记得当初她第一次告诉我名字的时候,我脑海中浮现的是李丽,丽丽,里脊。

 

然后那个脑袋瓜子不太灵光的,我师兄,拿着树枝一笔一划的写给我看。

 

李子的李,梨花的梨。

 

我拜她为师后,她很认真地问我,“你想学什么?”

 

我眼神坚定,很认真地回答,“师父,我想学剑。”

 

她歪了歪头,“为什么不学刀?”

 

就是从这句话开始,我终于感觉到这个师父跟别人是有点不一样的。毕竟按常理来说,接下来的对话至少是这样的。

“为什么学剑?”

“你知道剑的究极奥义吗?”

“什么是剑?”

“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

 

结果她居然直接跳过了这些,并且我很清楚,她和师兄,都是不用刀的。

 

所以我承认当时自己是懵逼了的,毕竟我还想慷慨激昂地演讲一番来着,结果被她话题牵得我只能下意识地问一句,“为什么学刀?”

 

师父说:“刀好看。”

 

我不死心,“刀为什么好看?”

 

师父说:“刀就是好看。”

 

我看到师父皱着眉,好像是有点生气我刨根问底一样。还好,师父也没勉强我,在路过一片桑树林的时候,袖口一挥,从此我手中多了一柄木剑。

 

4/

洛阳城内不乏江湖恩怨,适逢两人决斗的时候,往往人山人海,正中间两人刀枪棍棒你来我往,热闹极了。最厉害的得属那洛阳城北的张老爷子,乃是江湖数一数二的高手,据说真气离体,伤人百步之外。所以四海之内,欲拜其为师的数不胜数,只为求那一本秘籍。

 

当初潦倒洛阳的时候,我也曾在无数个日夜幻想过,自己会拜一人为师,之后苦学武功,终有一天也能白衣持剑,武林登顶。

 

所以我拿着木剑比划了好几个礼拜之后,问,“师父,什么时候能传我师门秘籍阿。”

 

师父老样子地歪歪头,“什么秘籍?没有秘籍。”

 

我差点把木剑掰折了,“师父您不是骗我吧?我可是您关门弟子阿师父。”

 

师父笑笑说,没有呀,你练着练着就厉害了。

 

我回头看看师兄,他帅气的脸上挂着无比阳光的傻笑。

 

那是我最想叛出师门的一次。

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

5/

师兄叫李好看。

 

我问师兄叫什么名字的时候,他笑着说:“李好看。”

我摇摇头挺不好意思的,毕竟人家比我好看多了。

 

“师兄你别这样,我知道我好看,诶你回答我呀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李好看。”

“是,我知道我知道。敢问师兄尊姓大名?”

“李好看。”

 

旁边师父笑得快背过了气。

 

后来知道真相的我问师兄为什么叫这个名字,才明白原来师兄也是个孤儿,师父遇见他的时候,他还是个婴儿,师父见他生得好看,便取名李好看,收其为徒。

 

这他妈的,听上去就跟过家家一样。

 

我就此事琢磨了一天后,若有所思,便跑去问师父。

 

“师父,弟子有一事不明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 

“您当初为什么决定收我为徒?”

“因为好听。”

 

我心里油然而生一股不妙的感觉,问道:“什么好听?”

 

师父依旧歪歪头,“徐娇呀,名字好听。”


“倪秦蝶就不好听。”她还一本正经地补了一句。

 

6/

那些日子里,我们一直向北走,一路上绝对说不上欢声笑语。

 

“师父,你为什么叫李梨?”

“梨花好看。”

“嗯。”

 

“师兄,你练的什么?”

“拳脚功夫拳脚功夫。”

“为什么不练剑呢,剑多帅。”

“我都叫李好看了,还怕别人不知道我帅吗。”

“噫。”

 

“师父,你今年多大啦。”

“五千多岁啦。”

“哦。”

 

我时常悲伤地望着天空,感慨师门不幸,武功不见多么高深,智商势必已经划为重灾区。

 

六月一日,晴,宜英年早逝。

登长白山。

 

世人皆知长白山有雪,有天池,也盛传天池有修行千年的蛟龙,风雨不出,只悟天道。所以昔年的天下第一剑客封剑长白山顶,终年不出。仿佛这后半生只有那神仙一般的蛟龙才配得上他。

 

师父领着我俩去天池的时候,恰逢他修补茅屋。天下第一剑客早已不见了当年风采,手中交错着几岔树枝,布衣白发。

 

我心想难不成师父与他曾有因果缠身?如今要把我送其门下修行?我心下窃喜,面前这可是当年的天下第一,格局不知比那洛阳城的老爷子强了多少!

一想到我从此以后就要师出名门,成为一代少侠,登上人生巅峰,心中不免有些激动。

 

嘿,等哥们学成了剑,定要回那洛阳城的胭脂楼点他娘的头牌!

 

7/

“你们是什么人?不知老夫清修于此?滚出去!”

 

诶?我一瞅老头儿吹胡子瞪眼的样,估计八成是自己想多了,当下就想拉着师父师兄溜之大吉。

 

结果手还没伸出去,就听师父慢悠悠地说道:“听说你是天下第一剑客是嘛,我这个小徒弟喜欢练剑,是以特地过来向您讨一柄剑的。”

 

我心里也清楚,师父脑子可能有点问题,但根本没想到问题这么大。这条老狗明显不好相处,大家赔个礼道个歉就撤了多好。

如今此话一出,估计今天就是哥们师门清净之日了。

 

话虽然是这么说,但一想到师父来这里竟是为了向那老狗给我求一柄剑,心中终归是相当感动。

念及于此,我觉得该挽救还是要挽救一下,毕竟我洛阳城第一金口绝非白叫的。

 

一声“老前辈”刚要出口,旁边李好看紧跟着抢话了,“嘿,你这老狗,还不快点把剑交出来!”

 

妈的,我也只是在心里叫几声“老狗”,你怎么就直接说出来了呢?我看着旁边神气得一比的李好看,无语凝噎。

师门不幸,今日估计是全都交代在这长白山了。

 

不出我所料,老狗也是气极反笑,右手一伸竟招来一柄剑,剑身寒光凛冽,剑柄雕龙画凤。只听他冷笑一声说:“剑就在这里,看你们有没有命取了!”

 

8/

刹那间风起云动。

 

老狗终究是当年神仙一般的人物,单是胸前横着一柄剑,就像横起了一座长白山,沉重得很。

 

我顶着山岳般的气势,心想毕竟人生还是要像花一样灿烂,哥们还没开呢就他妈要折了,这怎么行?于是我跟个孙子一样开口说道:“老前辈,山中修行不易,您这功力又已臻化境,如今虽说英雄迟暮,神采当真是远胜当年阿,今天是我师徒三人不懂规矩,不然今日就此作罢?改日定筹备好酒答谢前辈!”

 

老狗轻哼一声,完全没有买账的样。只听他牛逼哄哄地说:“想我纵横人世间数十春秋,今日又岂能容你们这般放肆?况且你们这几个小辈,又岂知我此剑何用!”

 

我一听,噫,这是有门阿,接下来估计听这老狗吹吹牛逼就行了。于是我一拱手开始陪他说相声:“嘿嘿,晚辈不懂事,还望老前辈海涵,只是不知老前辈手中这把神剑究竟是何来历?”

 

老狗估计也是挺长时间没听别人恭维他了,见我懂事得很,便接着我说了下去:“哼,来历?无非是让世人封了几百年的天下第一剑罢了。只是老夫隐居于此,功名利禄早已不求,只为一天,持此剑,斩蛟龙!”

 

我听他这么一说,明白当真有戏,老犊子也是吹牛逼吹上瘾了。正想接着捧他两句,师父好死不死的开口了,“可惜了,剑不好看。”

 

嘿好嘛,哥们刚在这装孙卖傻阿谀奉承半天,您又搁这给我闹妖。我白眼一翻,心想尽人事听天命,今日实属天要亡我。

 

果然,老狗听了手腕一翻,挽了一朵剑花,说道:“嘿,也罢,今日就先拿你们几个小辈祭剑!”

 

正逢双方说着场面话,我忽然感觉到脸上多了几滴水一样。

啧啧啧,难不成老狗真成了神仙一般,翻手间能呼风唤雨直达天听了?

 

我正瞎寻思着,忽然间狂风骤起,电闪雷鸣,不见雨雪冰雹,反而只有那老狗身后的天池如同一池烧沸了的热水,数十条水柱带着水汽窜天而起。

 

9/

我我我可去你个球的吧,这仗怎么打?

我看着老狗单单是挽了一个剑花,竟直接造就了这般声势,双腿早就吓得软了。

 

想想我不过一介乞丐,终日乞讨为生,虽说也曾削木为剑练那么几手,但只洛阳的几个高手就够我追一辈子的了。

 

念及于此,我不禁想起了早逝的爹娘,心想儿子估计是不能给您二老报仇了。怪只怪儿子拜入了一个智障师门,又惹上了一条成了仙一样的老狗。

 

我本已经准备去十殿阎罗周游一圈,结果对面却传来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。

“这..这是怎么回事?!”

定睛一瞅,刚刚在心里被我奉为神明的老狗也已经转过了身,看着身后的天地异象,全身不住地颤抖,但其手上青筋迸发,却是握剑握的越发紧了一点。

咦,原来不是你这条老狗弄出的声势!

我松了一口气,望着身边的师父师兄,李好看倒是日常的一脸懵逼,反而师父气定神闲,相比那老狗强了一点。

 

还好还好,我就说这世界上哪来的妖魔鬼怪得道成仙!

 

我安了安心,又计划起了自己的逃跑大业,心想此时实乃天助我也,还不趁乱逃跑干什么?

好歹哥们也是个行动派,我三步并两步,直接先拉起懵逼的师兄。

 

没想到师兄纹丝不动,那白得让女人嫉妒的手反而拉住了我,另一只手指着天池,兴奋极了。

“师弟,快来看,快看呀,好大一条蛇...不对,是龙...是龙阿!”

 

我一愣,心想哥们干啥呢,又折了又聋了的,谁残疾了?转头一看,嘿,腿又软了。

 

只见那后方已有十万黑云压山,漫天的雷嗔电怒。

这一片小天地不知何时,竟然全被一条巨龙盘踞!

 

10/

我吞了口唾沫,心中是彻底绝望了,原本面对那老狗与剑就够呛了,如今这算什么?

那庞然大物分明是一条龙的样子,雄踞天池之上,竟直接覆盖了近一半的面积。

 

我盯着那散发沧桑感觉的鳞片,数米长的须子,闪着暗红光芒的灯笼眼睛,心想哥们算看明白了,这回,绝逼不是狗了。

 

“神...神呐!神仙呐!”前方老狗像看见了祖宗一样,剑早被丢在一边,匍匐在地上不住地磕头。一点没有天下第一的气概,刚才那个牛逼闪电吵吵屠龙的立即不是他了。

 

想想也是,眼前阿,毕竟是凡人无法抵挡的力量与未知的神秘。

 

蛟龙刚刚出来,眼睛正望着我们这边,不知为什么,总感觉到它似乎是想对我们有什么兴趣一样。

 

我觉得我想法是没错的,不然凭什么千年百年不见您出来一会,妈的哥们一来您就出来了?饿了?点两个小菜开胃?

 

我看了看身边的师兄,他倒是不负众望,依旧一脸懵逼。只是此时此景,我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稳重的感觉。

 

我摇摇头,心想自己怎么智商还下降了呢,今日虽说将死,但好歹也算是一睹世人千年不得一见的风景了。总比死在老狗剑下更有意义。

 

我安了安心,已是准备赴死,却看见师父不惊不惧,云淡风轻,轻轻一跃。

 

竟是纵身到了那蛟龙的头上。

 

“你这小蛇,给我滚下去!”

 

一脚将其踩入了那万丈天池!

 

11/

古往今来,于世天下无敌的唯有一位前朝将军,当年属实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。


自古大将无不手持长兵,唯有将军腰间挎一柄三尺青峰,征战数十年,打磨了一身的磅礴剑意。之后卸甲于皇城南郊,仅是坐镇,都无人胆敢来犯。只因凡是跟将军交过手的将领,都承认将军一剑可挡百万的师。


如此,一人一剑,生生护了前朝三代国主周全。

 

如今世人常常惋惜再无缘一睹将军的无敌风采,我现在却只想说一句,去他娘的吧。

 

一剑百万师?今有一脚踩蛟龙!

 

周遭立即风平云静,阳光明媚的很,身边师兄不住地鼓掌喝彩:"师父好看!师父好看!”

 

我看着师父徐徐落下,路过懵逼的老狗,手腕一提,地上的剑顺势到了手里。

听话极了。

 

她走到我面前,提着剑转了一个圈,雕龙画凤的剑柄竖在我胸前。

 

“喏,剑。”说罢她皱了皱鼻子,“不好看。”

 

12/

“师父,您是神仙不?”

“不是呀。”

 

“师父,师父。”

“恩?”

“您是神仙不?”

“不是呀。”

 

“师父,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刚才?我就把它踩下去了阿。”

“恩..为什么?”

“太丑了。”

 

“师父,刚才那是条龙吧。”

“不是,就是条老蛇。”

“那内条蛇有点大了阿。”

“恩,再有个三百年就飞升了。”

 

“师父。”

“恩?”

“您是神仙不?”

“不是呀。”

 

一路上我啰嗦个没完,但师父却从没有嫌我烦,每个问题都很认真的回答。我看着师父专心致志的赶路,不时仰头抿一口酒。身边师兄眼神迷离,不知在寻思什么。感觉就像刚才师父踩了一条蚯蚓,只有我自己在大惊小怪。

 

我摇摇头,心想别怕,还有个吓蒙了的老狗陪着我呢,我不孤独不孤独,我见过世面见过世面。心情一振,加快步伐,数日间已经到了长白山下的一处古镇。

 

这座古镇很奇怪,单名一个剑字。

刚刚进镇不久,我便看见满街都是热火朝天的铁匠铺,而且各个店中刀枪棍棒琳琅满目,皆有一柄剑悬于店中醒目位置。

 

我定睛一瞅,好险一口老血没喷出来:那些剑,竟与我剑鞘中的那把一模一样!

 

好巧不巧,一个老板提着一把剑探出头来问我,“小哥,慕名而来的吧?老英雄同款佩剑,中原最好的铸造厂打的,五十两银子,来一把?”

 

我郁闷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秃子,抽出剑直接将那假冒伪劣产品劈成了两截,“你看看,是这把剑不?”

 

只见中年秃子先楞后怒,紧接着一脸惊恐,“天下第一剑!”

 

我将宝剑怼到秃子眼前,郁闷说,滚犊子,你骂谁呢。

 

13/

江湖中人,江湖生江湖死,多少名门子弟夭寿豪门,多少寒窗稚子老死江湖,江湖都不记得。

所以人人生死要搏那江湖上的几分薄名。

 

名,自然要美名。

善恶不说,您首先得是千里骏马,神兵在手,白衫加身。

骏马需喂上好的精料,神兵需是稀奇古怪的东西打造的。

 

白衫?无所谓,您拿个被单也行。

嘿,潇洒极了。

 

可惜江湖上满地的白衫骏马,狗屁兵器,结果数十年出名的就那么几个。所以成名这种东西,需看诸位机缘。机会不多,却也不着急,若抓的住机会,一成也足够。

 

哥们这回算抓个稳当极了,我仰躺在客栈的上房里,心想自己这回也算得上是江湖头等人物了。

恩..头等肥羊。

 

自从那日亮剑于古镇,天下第一剑下山的消息风风火火的传遍了整个江湖。短短几天,师父的袖口已经拂飞了十一个人,九男两女,记得清楚。

 

最惨的是一个摔成一等残疾的大侠。

这位面目粗狂的好汉上来端的是彬彬有礼,自报家门说道:“诸位,在下神剑派掌门人上官桃花,特来取剑,还望..”

咻,这位好汉飞出了十来米,摔成了一朵桃花。

 

我很好奇,问师父。

“师父,你不喜欢桃花吗?”

“不喜欢。”

“不...不好看?”

“恩。”

 

我心情一振,智商算是跟师父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了。

 

这边我正准备小憩一会,师兄已经在门外敲响了门。

“师弟,师弟,吃饭了。”

“娇娇,吃饭了吃饭了。”

 

我感动极了,师兄您叫的真是亲昵,同时心中佩服那天桃花好汉自报姓名的勇气。

 

下了楼,客栈早已人满为患,我远远的看见师父端坐在一张空桌前,像极了一个等开饭的小孩子。


我正脑补着,耳边再次传来这几天熟悉无比的台词:“就是他!抢剑!”

 

咻咻咻,三个彪形大汉肩上插着筷子就飞了出去。

周边听闻台词也站起来的江湖好汉,看见三人飞出去后,一个个马上又坐了下去,低头塞饭。

可乖了。

 

我嬉皮笑脸的坐到了师父身边,道了个谢。

“不要谢。”师父瞅着我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

饭菜上来,师父吃素,不喜香菜,于是我首先把香菜都挑了出去。还记得我第一次知道师父不吃香菜,而后为师父挑香菜的时候,她曾对着师兄说,“学学师弟。”

师兄李好看若有所思,然后把里面的香菜都吃了。

 

那还是我以为师门有秘籍的时候。

当时我都已经认为秘籍近在咫尺了。

 

饭桌上师父一如往常的抿着酒,师兄一如往常的吃的乐呵极了,我在旁边不知怎的,心里痒痒。

“师父,您那酒好喝吗?”

“好喝呀。”

“徒弟也想喝。”

“你不能喝,会醉。”

 

嘿,我拍了拍瘦弱的胸脯,哥们好歹也是当年的洛阳城第一海量,“放心吧师父,徒弟有量。”

 

师父歪着头想了想,给我倒了一口。

我心想哥们喝酒岂能让你看扁?一口闷了下去。结果嘴角一甜,两眼一黑,心中立觉不妙,这啥阿,蒙汗药吧?

 

之后恍恍惚惚,依稀记得自己说了不少。好像说到自己浪迹洛阳的心酸。说到自己喜欢洛阳,洛阳的桃花总能提醒自己,提醒自己,双亲死于三月长安,那天桃花正盛。

说到自己向往江湖,鲜衣怒马;说到自己喜欢师父,喜欢师兄。

 

然后就是脑袋磕在桌子上的声音。

 

14/

我做了一场大梦。

 

梦里我回到洛阳,还是那个小乞丐,终日乞讨,时而偷鸡摸狗,赚得酒楼的几两残酒。

桑落花雕屠苏酒,苦露杜康竹叶青。嘿,好喝的紧。

 

然后趁着醉意,捡起来偷偷削的,不知是剑是刀的武器,一招一式练的欢快。

如此一年一年,桃花林谢了又开,小酒鬼也慢慢长大。

 

直到耳边传来一阵声音。

“不错,以后你就是为师的关门弟子啦。“

我回头张望,满是粉红的桃花。

 

再定睛一看,已经是雕花的床,我心中不免后怕,心想师父酒实在劲大的很。

 

“师弟,你醒了。”床边忽然传来师兄的声音,我侧头一看,他穿束整齐,像是在等我醒来。

 

我揉了揉脑袋,“恩..师父呢。”

 

“师父走了。”

“阿,干嘛去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什么时候回来阿?”

 

师兄如同师父上身一般,歪了歪脑袋。

“估计,是不回来了。”

 

15/

我定了定神。

“师兄您别闹,您说师父不回来了?”

“恩。”

“她什么时候走的?”

“七天前吧。”

 

我去,我醉了多久?我脑袋一懵,心里乱的很。

不知道是想师父干什么去了,还是想师父为什么不回来了,还是想哥们怎么醉了这么久。

 

妈的,为什么一觉醒来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呢?还是已经完全习惯了师父在身边的世界?我该干什么我该说什么?我是谁?我从何处来?往何处去?生存?还是毁灭?

 

混蛋,自己在想什么阿!我晃了晃脑袋,盯着师兄,“师兄,你别吓我,师父真不回来了?”

 

那李好看点了点头,指着桌子,“那是师父给你留的信。”

 

“你慢慢看吧,师父走的时候我去送的师父,偷偷回来的。”

“给了老板不少的银子,让他不要告诉别人我们还住在这里。”

“所以那些江湖人士走的都差不多了,过会咱们可以边吃饭边想想干什么。”

“我昨天发现这客栈的豆浆磨得真是好,一会师弟你也喝一点。”

 

当然,我只听了第一句,后面全当师兄在自言自语了。

 

我上前拿起了信,上面字迹清秀,字数不多。

 

徒弟,师父走了。

为师知道你什么都好奇,但这回师父不能告诉你啦。

 

有什么不懂的,要多问你师兄。

时机到了,好看也会把一切告诉你的。

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练剑呀,虽然剑不好看。

对了,师门真的没有什么秘籍,你不要多想啦。

 

还有,很重要的事情,为师在你胸口种了一朵梨花。

梨花在身,一如为师在你身边。

务必好好修行呀。

 

最后,我虽然不喜欢桃花,但在洛阳城内收你为徒的那天,已经是为师生平见过最美的桃花啦。

 

所以呢?就这么走了?我愣的很。

 

想起洛阳城手腕被她掰的生疼。

想起师父不厌其烦的解答。

想起师父那天看我问及师兄姓名时的大笑。

想起师父皱起的眉头与歪歪的脑袋。

想起师父长白山借剑,一脚踩蛟龙。

 

如此一切,却已经是过去的风景了。

我终究是什么都没留住。

 

只记得她一遍遍的说。

“刀好看。”

“梨花好看。”

“李好看好看。”

 

“徐娇呀,名字好听。”

 

我默默把信叠了起来,郑重收好。

 

“师弟,你怎么哭了?”身边师兄关心极了,连忙问我。

 

我摇摇头,没回话,转身将行李打理的整整齐齐。

 

“师弟,你怎么了,你怎么了师弟?”师兄跟着我身边绕来绕去,停不住的问。

 

最后,我看着那把天下第一剑,心中烦闷的紧,抓起来摔的老远,紧接着,又捡了回来,锋芒入鞘,系于腰上。

 

“娇娇,说话呀娇娇,你别吓师兄阿娇娇!”

师兄看着我小孩子负气一样的举动,扶着我肩膀对我喊着。

 

我双眼通红的盯着师兄,一字一句说道。

“徐娇要练刀。”

 

16/

这行走江湖呀,人人首先得挑个趁手的兵器。毕竟刚刚练武的话,谁也不能刀枪棍棒他都耍的有模有样。

所以江湖最忌朝三暮四。

 

当天我与师兄说要练刀的时候,心里是怕师兄拒绝的。结果他愣了一下,点点头,“练呗。”

 

“师兄,您不阻止我一下吗?”

“为什么要阻止?”

“我这样任性的换兵器,好吗。”

“有啥不好的。”

 

“不是。”我尽力让师兄明白我的意思,“主要我这不白白练了几个月了吗。”

 

“不,小师弟,你想多了。”那李好看意味深长的看着我,说:“你平时怎么练剑的。”

 

“瞎比划。”

“那你准备怎么练刀?”

“…瞎比划。”

“那不得了。”

 

妈的..还不是因为师门连个心法都没有!有一招猴子偷桃也行阿?练着练着就厉害了是什么意思阿!

 

我欲哭无泪,背上行囊踏入江湖,从此腰间这把天下第一剑将永不出鞘。

 

17/

由长白山南下长安有多远?

不远,四十二次劫杀罢了。

 

“师兄,您跟着师父那么久,为什么啥也没学到?”

“别这么说,你师兄很强的。”

“那为啥你一次都不出手呢?”

“师父说了,师弟你是璞石之才,得多磨难,我只能负责保护你。”

“那师兄,为啥你每次跑的比我都快呢。”

 

某山上的一处草丛里,我看着走远了的第四十三帮人,转过头很认真的问着师兄。

 

师兄盯着我正色说:“你看,你跑的不比原来快多了吗。”

 

那天走出客栈的时候,没了师父走在前面,难免有些迷茫。

我看着师兄李好看根本没有目的的样子,于是决定南下长安,报个仇。

 

当年长安城内一名权臣纳妾买房,看中了家中祖传的宅子,想重金买下。家父念旧,不肯,多次商议无果后,兵马竟踏进了家中。

那天恰逢我出去贪玩,回家时已仅剩我一人。

 

从此倒是世间安稳岁月静好,唯有我的世界兵荒马乱,苟活于追杀之下。

 

如今想想今日更是落魄如此,依旧遭人不断追杀。我心中不禁对报仇充满了绝望。

这他妈不给人送【杀尽满门】的成就去了吗,顺带着送了一把剑?

 

于是一路上我拼命练刀,恩,劈砍而已。

 

幸好师兄常常在我耳边给予我鼓励。

 

“师弟,你这一手真是漂亮,虎虎生风游刃有余,潇洒极了。”

前面我气喘吁吁的劈开挡在面前的灌木。

 

这一路上风餐露宿披星戴月,疲惫的紧,每逢遇敌,总是不禁唏嘘。想当年哥们也是目睹一脚踩蛟龙的存在,而如今竟让一群不入流的江湖子弟撵的狼狈不堪。

 

所以抢剑的人越多,我越想师父。

想想师父其实从来没让我失望,遇见的人越强,师父越是轻描淡写的解决掉。

而师兄也从来没让我失望,来的人越多,跑的越快。

 

“娇娇,你不要气馁,咱们到长安啦。”如今我站在高耸入云般的长安城墙前,听见师兄开心的说道。

 

“师兄,您说的对。走吧,报完仇,我领你看尽长安花。”我看着这座只存在记忆中的长安城,顿时豪气冲天。无所谓城中的江湖庙堂尔虞我诈,眼前毕竟是一座雄城。

 

可惜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,大难不死必有后难。

我与师兄刚进长安的时候,已经是三百重兵横于街巷,回头一看,当年的权臣立于身后徐徐关上的城门之前。

 

18/

“当年贼子,今日拿了神兵也想刺杀圣上?”那权臣于城门前朗声说到。

 

我看那已经显了老态的狗比,有点无语。

心想难为你还能查到我的来历,哥们虽然是挺想杀你,只是也不急,倒是你领这么一堆茬子堵我难免有些过分,要不然大家退一步海阔天空缓一缓?

 

心里一琢磨估计这牲口也不能答应这么弱智的要求,于是我灵机一动,喊道:“血口喷人!今日我入长安本是想以武会友,想我一介江湖中人,哪里会有想刺杀圣上的心思!”

 

“是吗?那就让你以武会友。”这牲口哈哈大笑,只见在他身边一直不见说话的中年男人向前迈了一步。

 

“早听闻小友手持神兵,却不见江湖中人与你一战,今日白某来领教一下吧。”

 

我看着中年男人,眼前一黑,只见这个人一袭白衣相貌英俊,手中提着一柄血红的剑。如果哥们没猜错,当今以一柄血蝉剑登顶江湖的天下第一,应该就是眼前这位了。

 

“江湖人江湖死,没想到堂堂天下第一如今也入了庙堂。”我对着那老白脸说道,希望这哥们良心发现,回头一剑把那牲口捅死,然后最好兵荒马乱,一群士兵上去再给这老白脸砍死。

 

可惜天不遂人愿,那老白脸微微一笑,“无他,取剑尔。”

话落,已经是剑拔弩张。

 

他剑指向我,说道:“今日一战必有生死,两位小友最好还是留一下名号吧。”

 

我还没说话,旁边那李好看一脸懵逼,“名号?我也没什么名阿。”

紧接着我看他好像恍然大悟的样子,拍一下手又指着我说:“他叫倪秦蝶。”

 

我两眼一黑,心想哥们这师门到底是造了什么孽。

仿佛是故境重演,那老白脸气急反笑,一如长白山上的那条老狗。

“既然如此,出手吧!”

 

我看着不可一世的老白脸,强作镇定,此时身后三百重兵把守,前方又有疯狗一般的天下第一,只好拼命去想一些周旋的余地。

 

一,师兄突然变身成师父,一脚一脚全部踩死,潇洒而去。

二,师兄一如往常的先跑,然后我被乱刀砍死,紧接着师兄被乱刀砍死。

三,今日我状态奇好,跑在师兄前面,师兄先被乱刀砍死,紧接着我被乱刀砍死。

 

妈的好惨阿!我抱着希望的看了眼师兄,这位似乎是完全没有要变身的样。

 

拉倒吧,如此一来既然都是被乱刀砍死了,何不死的悲壮一点!我提起剑鞘,悲愤无比。

 

前方的老白脸似乎已经不愿再让我有更多的心理活动,提剑向前。

电光火石间,已是剑指我胸口。

 

可惜我毕竟从没学过什么招式,慌乱之下,只好紧握手中剑鞘,化剑为刀,用力斜劈下去,妄想挡住天下第一的精妙一剑。

 

结果当然是没挡住那柄剑。

只是我前方劈下去的痕迹却带出了一股风。

横卷出去。

 

那风劈开了天下第一,劈开了身后的权臣。

劈开了千年的雄城。

入云的城墙就这样随风化作尘埃。

 

叮的一声,是那柄没了去势的剑摔在地上。

之后万籁俱寂。

只听见师兄很开心的在我身边轻声说道。

师父,娇娇天下第一啦。

 

19/

童年时,认为皇帝是真龙之子,有天地气运加身,是凡间任何人不可忤逆的存在。甚至在流浪洛阳的时候,还常常期盼圣上英明,能将劣迹斑斑的权臣绳之以法。

而如今我走出皇宫,身后老皇帝躬身送行,不敢高语。

 

江湖,之所以上不得台面,无非是即便成了那天下第一,也不过是真气出体,伤人杀人百步之外,终究拿那金戈铁马手足无措。

所以自古以来,江湖子弟混的好无非就是拜相封侯,不济的也只能囿于民间街巷,永远翻不过庙堂这座山。

 

然而那天的一刀,由那坍塌的城墙向外数六千米,都是绵延不绝的刀气纵横。

长安城外,不见草木,满目疮痍。

 

所以才有当今的皇帝亲临,威严不复,客客气气的请我与师兄入了宫,好生招待一番后,道明缘由,是要求那长生。

 

当时哥们就是一乐,心想我还没弄明白自己怎么一回事,您倒是先把哥们当成仙人了,于是我一摇头,说,没有。

转身就走。

 

身后是那无奈的老皇帝领着满朝的官员躬身相送。

 

行走在长安城内,依旧泯然众人,旁边师兄不住的寻摸一些好吃的。我一时没忍住,先开口问了师兄。

“师兄,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 

我仔细组织了一下语言。

“我那一刀,怎么突然有这么大的威力?”

“很早以前,就有这样的威力阿。”

 

“不是,您别闹,啥是很早以前阿?”

“大概长白山下吧。”

 

我一时转不过弯,“恕我直言阿师兄,那我怎么没感觉到?”

 

师兄意味深长的瞅了瞅我。“你要是当初敢面对那些抢剑的江湖人士的话,应该就能感觉的早一点。”

 

我听了脸一红,心想去你妈的,当初要不是你先跑那么快,我能跟着跑吗?

 

于是我打个哈哈,说师兄你看这长安城好不好看好不好看。

师兄立即点了点头,“好看好看好看。”

 

我一乐,心想师兄还是这么好糊弄。正这么寻思着,那李好看脸色一正,立即吸引了路边不少的花季少女,只看他皱着眉头,像是想的很艰难的样子。

 

“不过来到长安,你又决定练刀,终日拿这柄剑鞘比划也不像话。师父既然都为你求了一把剑,我这做师兄的,总该也做点正事。你说要练刀,那我就去秦岭为你做一把刀。”

 

李好看像是茅塞顿开的样子,也没经我的同意,笑着摸了摸我的头,“长安不好看,走吧,师兄领你去看刀。”

 

于是皇宫盛传,有仙人曾入长安,只拎剑破雄城,便出长安。

 

20/

秦岭算不上穷山恶水,风景好的很。那李好看终于显出了一点本事,抚花踩叶,赶路飞快,我轻轻松松跟在后面,百感交集。

 

往前数两天,我还在被江湖上一些不入流的货色追杀,如今竟成了神仙一般的存在。

我隐约感到胸前那梨花印记散发的清凉,心中有了一些猜测。

 

“师父领我游历的时候,途径秦岭,好像是说过这里有世间顶尖的锻造兵器的材料。”师兄头也不回,在我看来像是在奋力回忆着,“若不是你坚持要练剑,师父一定会来这里给你做把兵器的。”

 

我摸了摸腰间不见天日的天下第一剑,不说话。

 

师兄停步的时候,是深山之中的一处顶峰。月明星稀,怪石林立。望眼四周,唯有一株老树沐浴在月光之下。

 

老树不起眼的很,树皮斑驳,枝桠散乱。我指着这颗看上去基本没几天活头了的老树说。“哥,您说的是这不?”

我深吸一口气,心想不出我所料,果然不能抱太大希望。

拿这木头做成的刀,哥们估计劈柴都费劲。我这边正腹诽着,那身边的师兄深吸一口气,双拳紧握。

起风了。

 

可惜不仅仅起风,只见周围的沙石此时竟已经全部碎成了飞灰,夜空月光共星光汇聚,较之前明亮的紧。

 

师兄如今眼神冷冽,专注无比。如玉的双手紧握又松开,转眼之间,却是将天地的星光都汇聚在了掌心。

 

我正想张口问大哥你为啥砍个树还这么卖力的时候,已经听见了一丝泥土松动的声音。转头一看,却发现老树枝桠摇动,如同人的四肢一般。同时一声低沉的呻吟从树干传出,那斑驳的树皮忽然亮了起来。

分明是穷凶极恶的一双眼睛!

 

21

我一瞅老鬼树根盘起,已经如同人一样站了起来,顿感不妙。毕竟哥们现在也是超脱凡间俗人的存在了,而它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压力。

 

我欲哭无泪,感叹果然是一山总比一山高。前方老鬼枝桠早已布满了天空,眼神中分明闪烁着贪婪,只听它开口说了两个字,低沉有力,“仙气!”

咻的一下,领着它的一堆树杈小弟追了过来。

 

此时我终于感觉到师门出手干净利落的传统。电光火石之间,师兄挺身向前,左肩散着万丈星光,硬扛下了所有的枝桠。右手抓向那老鬼,直接掏进了树干!

 

“嘻,一分仙气而已。”

“如愿苟活,给我化刀!”

 

随后只听一声不甘的低鸣,万千枝桠不复,连着树干,重新凝聚成了一柄简单至极的黑刀。

只是李好看又皱了皱眉,反手挥刀,将自己已经在泛着黑气的左臂斩下。

 

秦岭深处,师兄提着刀,一如当初长白山上的师父。

“喏,娇娇,刀。”

 

我楞了半天,问道:“您胳膊?“

李好看依旧不长心的一笑,“没事,脸没事就行。”

 

我也就跟着他没心的笑,眼泪却终究忍不住,又停不下来。

 

傻逼师兄,断了一臂,终究是不好看的阿。

 

22/

这些日子,我突然感觉自己活的很憋气。

当初自己拜在师父门下,想的是白衣仗剑,行走江湖,让五湖四海都留下徐娇这名字的传说。

 

结果,哥们这江湖走是走过了,就是走的有点聊斋。

 

第一次战斗,是长白山顶,师父直接一脚踩蛟龙。结果师父离去,如同死别,不知何处追寻。

师父走后,我痛下决心,励志练刀,妄想复仇。结果仇报得轻松的一比,一点没有阻力。

然后师兄发威,于秦岭深处力斩老鬼,为我取刀。结果瞬息之间,胳膊没了。

哥们最终啥也没干,却成了世人口中的天下第一,手中握着天下第一剑,与来历大的很的一柄黑刀。

 

结果师父跑了,师兄胳膊折了,好像也没个能让我报仇的仇人。

 

我本认为江湖原该是你来我往恩怨情仇,爱恨皆歌。

结果却是我如同一个襁褓婴儿混于师门,全都是爱。

 

那天师兄一如既往的摸了摸我的头,说傻娇娇,你哭什么。

我当时只记得抽泣,也没顾得回他说你才傻,你个大傻逼。

 

后来回到长安的时候,入住一座酒肆。我看见师兄一只手一边夹菜一边喝酒不亦乐乎。无语凝噎,于是问他,“师兄,我们到底是什么门派?...你不要骗我。”

 

师兄夹着花生米的筷子停了一下,又送进了嘴里,对我说道。

“其实娇娇,你还记得长白山下你问过师父什么吗?”

 

我点头回道,“记得,我问师父是不是神仙来着。”

 

师兄也点了点头,接着我说道。

“没错,师父没骗你,她的确不是神仙。”

“她是妖怪。”

 

23/

我愣了一下,又强行稳住心神,因为我看眼前的李好看根本没有让我缓一缓的意思。

只看他双目无神,分明是陷入了回忆。

 

“五千多年前吧,挺远的时候了,那时候人人修道,意图求仙。结果争斗过狠,破了天规,天道盛怒之下收了世间的一切仙气。自此之后,人人求仙无门,求道不成,草木走兽灵智难开,逢劫必死。然而上天留情,最后倒是留了九缕仙气,以便有缘人凭此修行,得窥当年几分大道。”

“所以师父是得了这九缕中的一缕吗?”我听得入神,来不及让师兄说完,打断他问道。

 

李好看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“你还记得长白山上的老蛇吗?”

 

我点点头,说记得,挺牛逼的。

 

师兄摇摇头说:“那老蛇是七百年前机缘巧合得了一缕仙气,凭着那仙气,修炼了七百年方有如今道行。”

 

我掰着手指头算了算,没算明白,也不懂李好看想说什么,“那师父呢?她分明是人呀,你怎么说她是妖怪?”

 

师兄盯着我看了会,接着说道,“当年天道撒下仙气的时候,一缕留给了这片土地,免去此前厮杀留下的戾气;之后三千五百年,一缕仙气附在了秦岭的枯木上,也就是你手中的这柄刀;再数八百年,又一缕仙气被长白山上的一条小蛇所得,自此九缕仙气全都明了。”

 

我摇摇头,说师兄您是不算错了,哥们怎么算都才三缕阿?

 

我刚问完,只听师兄叹了口气说。

“没算错。”

“天道撒下仙气的当天,就有六缕直接附在了一株梨树上。”

 

24/

梨花好看。

我突然想起师父曾经说过的这句话。

 

所以呢?师兄是想告诉我,师父其实是一颗梨树?

 

长白山蛟龙,实属于世无敌了,也不过捡得一缕仙气修行了不到千年。

而师父身聚六缕,由五千年前修炼至今?

 

“所以呢,师父就是那一株梨树吗?”我实在无法想象师父究竟是身负怎样的机遇,才能引得六缕仙气直接附体。

 

师兄重重的点了一下头,接着说道。

“可惜当年尚是人人皆可修行 之时,所以师父遭人追杀百年,重伤无数,苟活于世。万幸世间再无仙人,熬了三百年,世上已无师父不敌之人。”

“于是师父游于世间,凭着六缕仙气得以修行,结果天道所迫,终究无法成仙。而于今百年之前,师父苦压的渡劫已到。”

 

“可惜草木走兽即使开了灵智,师兄您说过也是逢劫必死阿,师父又是怎样活下来的?”

 

师兄叹了口气,徐徐说道。

“世间三千大道八百旁门十万野狐禅,师父已是参得八八九九,当年她心想渡劫无望,也万不能丢了这五千年的仙气。”

“于是她于百年之前收我为徒,百年之后收你为关门弟子,选择放弃仙气,只为成就你我二人。”

 

“不是,什么意思?什么叫放弃仙气?”我感觉自己已经接近了真相,穷追不舍的问道。

 

“以自身修行逼出仙气,周旋于你我身边,即便无所事事,也有仙气护身,增长修为。”

“我追随师父百年,早已得了三缕,剩下一半,本想慢慢传授于你。”

“结果那日长白山下,蛟龙出,师父怒,天道察觉,劫期已经是不可避免。”

 

“所以才有你身上的一朵梨花。”

“那是师父剩下的所有仙气。”

 

25/

我一愣,眼泪不知怎么就掉了下来。

 

“你练着练着就厉害了。”

“梨花在身,一如为师在你身边。”

原来师门的秘籍,仅仅就是陪伴。

 

“所以...师父其实已经死了?”我红着眼睛,一字一句的问。

 

师兄犹豫了一下,说应该是。

“也许渡劫失败,也许转世成人,也许化作了最初的样子。”

“但师父真的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

“娇娇,我明白你难过。但师父跟我说过,她喜欢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,也希望我们开心。你师兄阿,跟师父一样,事情想的简单,我觉得既然师父想让我们过得开心点,我们就要过得开心点。”

 

我摇摇头。

“师兄,您说的没错。”

“但我和你,和师父,都不一样。你们都是过了百年的仙人,你们什么事情都看的淡了。你看师父,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。还有你,胳膊断了还这么没心没肺的。”

 

“但我不一样,我小。我喜欢师父,也喜欢你。师父轻描淡写的走了,我很难过,你胳膊折了,我也很难过。”

 

“所以这样我很不开心。”

“我要去找她。”

 

26/

我和师兄分别是在那年的长安,我领他看尽了长安的花。

“师兄,你不跟我走吗?”

 

“不走啦,娇娇。你已经长大了,当今世上谁也揍不了你了,你一个人师兄也放心。

我走累了,也许会回到哪座山上。歇一歇。以后的日子长着呢,你累了也回来找我吧。”

 

师兄在长安门前送我的那个傍晚,夕阳很大。他说的对,仙气在身,日子真的还长。只是我分明看见夕阳下他的眼睛有些湿润。

也许这个李好看真的累了,也许没有了师父和总会逃跑的娇娇,他真的一步也不想走了。

 

于是我回头。不知道身后的师兄有没有哭,总之我又开始掉眼泪。我不怕狼狈,不怕怯弱,不怕没出息。

 

因为我知道,在以后数以千年的岁月中。

我不会再哭。

 

27/

岁月不居,春秋代序。

我还记得在洛阳做小乞丐的时候,最大的梦想无非两个。

 

要么白衣卿相,拜入庙堂,日有公文妙计,夜有红袖添香。

要么青锋骏马,琴瑟宫商,少年江湖儿郎,暮年子孙满堂。

 

结果我拜入一个师门,提刀弃剑,得道求仙。

 

百年之后,我回到长安。国未改,人未变。当年的沟壑也被下令填满,只是路旁倒是载满了桃花。

 

这一百年,我什么也没做,只是将秦岭走了一遍。我看过千年的树,一夜的花。甚至还有灵智初开的小兽吞吐月光。

但没有一株梨树,也没有一朵梨花。

 

我身上的那个印记早已消散不见。

那是十年之前的事了。当时我感觉胸口一凉,心也一凉,于是心思一转,提刀向我,又挽了一朵梨花在胸口,白色便变成了红色。

我只是觉得一生太长,怕会遗忘。

 

我走在长安城内的时候,很巧,没有多久,又有人找上了我,只是这次直接换做了皇帝。

那小皇帝三十左右的年纪,见了我直接深深一拜。

“恭迎仙人回城。”

 

28/

我入了皇宫,才知宫内多处修缮了我的雕像,心下很不是滋味,拂手间便将其都化作了烟灰。

 

小皇帝对我倒是毕恭毕敬,请茶后对我说道,“在下心知仙人不悦,但这次请仙人入宫并不求长生,只是有一事相告。”

“当年仙人两次入城,第二次先祖已经不敢惊扰。只是仙人再度出城那天,同行之人却有一句话转交给在下家祖。”

 

我一听是与师兄有关,便示意他说下去。

 

小皇帝顿了顿,像是在回忆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语气

“娇娇呀,你看这城中的桃花好不好看,以后你再看见就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啦。我想你肯定看见了梨花就会想起师父,以后你看见桃花,就多想一想师兄吧。”

 

“那天...应该是仙人的师兄吧,拔尽长安的草木,挥手间种下了满城桃花。”

 

我笑了笑,心中想着师兄一只手边拔花,边唠叨的样子,开心极了。所以这次我离开的时候留给那小皇帝一颗秦岭的神药。

于凡人倒是能延年益寿,得治百病。

 

29/

又两百年,适逢六月,我沐浴着衣,驾云往天池去。

 

天池未改,只是周边多了几间房屋,有男人女人小孩,一家三口齐的很。那家的中年男人看了我,面容和善的招呼我坐下喝一杯茶。

我环顾四周,有茅屋三间,精致利落。菜地一块,井然有序。眼前是茶桌茶具,身后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正练剑。

 

我问那中年男人为何隐居于此,他慨叹唏嘘,说的是曾经家祖乃武林中人,名极一时。晚年封剑归隐,于此松花酿酒,安度晚年。后来不知何事,家祖下山领了一名孤儿,立下家训:成家与否,当后继有人,日夜上香,守护此池。

 

于是人间浮沉,至此已两百余年。

 

我看着中年男人唏嘘的样子,问您家世世如此,难道没有不想回来的人吗?

 

他神色一正,“家祖说过,人当重恩。甚至之后的历代家祖有很多依旧没有结婚,都是领养了孤儿传承至此。我虽然结了婚,但幸有内人心思细腻,愿陪我老死山中。”

 

我看了一眼那脸上挂着浅笑的中年妇人,摇了摇头,感慨万千,心想难为当年那条老狗了。

 

男人见我摇头,不解的问,“小兄弟,你怎么了?”

 

我一笑,将腰间的一柄剑递给男人,“见笑了。当年鲁莽多有唐突。今日是来还剑的。”

 

男人越发不解,正想问些什么,看了那剑却全身颤抖起来,“这..这是..”

 

我点点头,说没错,这就是你家祖曾经的佩剑。

 

结果没想到,那男人激动了半天,又把剑递了回来。这回换我疑惑了,大兄弟你不是把这剑当成那些假冒伪劣产品了吧?

 

只听男人正色对我说道:“小兄弟,我不知道这把剑你是如何得到的,也不知道你如何找来这里,但我想你也明白它的名声威力,所以这把剑我不能要。在下实属受之有愧。”

 

我听了好气又好笑,“不用了,这柄剑本就是你家的,况且于我根本算不上什么。我用过最顺手的剑,也只不过是一把木剑。”

 

我看那男人还要说什么,摆摆手让他闭嘴。

“你若不要,当我送给小孩子了,当个茶钱。至于你们的家训,也可以不用理会了。”

“想走便走,想留便留。”

 

说罢我也不管男人有些生气的脸色,一步迈到了天池边上。

“你也出来吧,今天我助你渡劫飞升。”

 

30/

话音刚落,黑云骤起。

人间三百年,终于又得见熟悉的面孔。

可惜不好看。

 

那老蛇与之前没什么变化,只是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一些不同的东西。

我摆了摆刀,指着它说,不用想啦,当年踩你脑袋瓜子的人没来呀。不过当年她踩了你一脚,今天我就送你往上面走一走。

 

老蛇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终于眼神坚定,一飞冲天,冲进了无尽的黑云之中。

我站在下面,看它困于电闪雷鸣之中,渐渐的就从气宇轩昂的蛟龙变成了哀嚎的小蛇。

果然当今世上,再无师父那般人物了。

 

我提起刀,向前一跃,站在那老蛇的头上。挥刀间有仙气翻滚,我散开仙气,护着老蛇。瞬间那无数的雷电如同找到更准确的目标,一次又一次的轰在我的身上。

 

于黑云笼罩之中浑浑噩噩,已经是不知道过了多久。我只记得手中刀一次次的劈开雷电,又咬着牙一次次的被雷电劈中。正当我快无力握刀的时候,只感觉眼前闪过一道金光,耳边终于传来一声龙鸣。

 

我低头一瞅,好嘛,这老蛇金光闪闪的,换衣服了。

从万丈云霄下来,老蛇一低头,疲惫的我顺势从他头上滑了下去。

 

如今你再也不是老蛇啦,我摸了摸它金色的须子想到。估计以后这天底下最牛逼的就是眼前这哥们了,毕竟身上仙气汹涌,迈入了千年不见的仙人之流。

 

我正感受着仙人的手感,忽然漫天的金光将我包了起来,瞬间伤势不见不说,身上分明涌进了如同用不完的仙气。

我再定睛一瞅,那老龙的大眼睛带着无尽的欣喜和骄傲。

 

我一笑,本想说句“谢谢”再道个别,却突然想起当年师父说过的一句话,便开口说道:“你这老蛇,快滚上去吧!”

 

只见那老龙一愣,损的不行,哼了一口气将我吹的老远,伴着清澈的龙吟,转身已是入了天际。

 

我看着天上一闪而逝的金光,心知人世间的熟悉面孔又少了一个。

 

31/

不知道后来中年男人做出了怎样的决定,至少在之后的数百年间我再未踏足长白山。

只是有一次思绪来潮,我去了瑶池。

 

可惜瑶池没有龙蛇盘踞,倒遇见了一个有趣的背刀老人。

老人隐居天山之上,乃是当年的天下第一。我冒昧造访,他也毫不生气,为我倒了一碗浊酒。

 

我说在下曾经见过一名天下第一,他剑法高超,脾气不好,隐居长白山,与老前辈相似的紧。

 

老人笑了笑,说这些后生端的有趣,我退隐不过二十年,他年纪轻轻隐居什么。

 

我哈哈一笑,没有回答,反问面前的老人为何隐居。

 

那老人精神抖擞,双眼明亮,“小伙子,你听说过仙人吗?”

我一愣,说听过阿,仙人的传说多了去了阿。

 

那老人玩味的一笑,“错了,小伙子,是真的仙人。”

 

我一愣,心想难不成这老头见过我的师兄?不能阿,师兄按理来说应该在哪座深山里抓兔子呢。

 

结果从他口中得知,原来这老头年轻时偷偷潜入了长安的皇宫,本想偷窥几本武林秘籍,结果却发现皇宫的不传之秘。

那满城桃花的长安,竟然是当年一名仙人所种!

 

我听了心下一笑,问这老头说那跟你这隐居有啥关系阿。

 

老态龙钟的天下第一摇了摇头。

“小伙子你不懂,老夫曾经也鲜衣怒马走遍天下。有几个仇人几个兄弟,都不是死了就是退隐了。

还有那些倾国倾城的姑娘,我倒也想安安稳稳娶妻生子,可惜江湖人江湖死,道上的给我一个天下第一的名头,那女人却终究不想跟一个背刀的过这一生。

所以老夫练了一辈子的刀,无敌于世,临了也只能与天山白头。嘿,你说那仙人,我是否能接他的一招?他又是否与我一般寂寞?”老头猛灌了一口酒,“我面前少个知音的人呐。”

 

我沉默不语,饮尽了这杯酒,“寂寞就下山吧,江湖也许还有人在等你,还有人在找你。

骑驴找驴,难免无趣。”

放下酒杯,我驾云而去。

 

我面前,少个知音的人呐。

 

32/

我找到师兄是在海外的一座岛上。

 

当时的李好看与我所料一点偏差都没有。双眼聚精会神,伏在草丛里。

咻!扑住了一只兔子。

 

师兄看见我后,向我大力的挥手打招呼,可怜手上的兔子被摇的草都要吐出来了。

 

我说师兄您可真是一点没变,妈的你年年如此,兔子岂不是早就被抓光了?

那李好看摸着脑袋哈哈一笑,说,兔子好吃。

 

回到师兄住的地方,烤了兔子,师兄拿起当年师父的酒壶,“娇娇,现在能喝点了吧?”

我老脸一红,说能喝能喝能喝。

 

我俩撕着肉,一如当初师徒三人走过的那些路。

 

“娇娇,怎么样,有没有师父的消息呀?”

“没,怎么可能。”

 

我喝着酒,听着师兄说他离开长安城后寻至此岛,一住便是数百年。这数百年间,终日栽花种树,捉鱼捕兔,偶尔酒喝的多了,就想一想师父,想一想我。

 

我问师兄你后不后悔师父曾经收你为徒。

师兄想了想,说不后悔。

 

他说如果师父没收他为徒,他就不会遇见师父,就不会遇见我,就不会有那么精彩的一百年。

 

我点点头,学道不成终不悔,此心难冷更难温。

我们虽然都是被天道放弃过的人,但我们终究收获,也活的精彩,活的有趣。

 

师兄摆摆手,问我这数百年过得怎么样。

 

于是我开始讲秦岭开了灵智的小兽,讲我助天池的老蛇渡劫,讲天山的背刀老人也是天下第一,脾气好。

 

师兄听了笑的很开心。说师父要是在的话,指定能领着那小兽;老蛇肯定开心极了,可惜天界估计早就没人啦,它还是会寂寞;老头脾气好,也不一定借你刀呢。

娇娇,你看这样多好,你就留在这岛上吧。

 

我摇摇头,说不行,我还不累,只是我走的越远,越想师父。越想师父,我越不能停下来。

 

师兄沉默了很久,说好,那你接着去找,找到了,就回来找我。我好给师父倒酒。

 

我点点头。

 

住了数年后,我离开这座岛。

临走时,我将一身的磅礴仙气分了一半给师兄,希望他以后抓兔子更容易一点。

 

33/

千年过去,世上还是没什么变化。

 

依旧还是有许多可爱的人向往着江湖,向往着爱恨皆歌。

千里骏马,神兵在手,白衫加身。

嘿,牛逼极了。

 

年轻的时候阿,认为江湖是刀光剑影,才子佳人,不识人间烟火。

过了年纪才知江湖就是柴米油盐,相亲育子,在烟火气中熏的眼疼。

 

后来被埋没了梦的那些人,也许就是路边那卖肉的大叔,他手法娴熟的切下了一片里脊。

就像在江南雾气中抽出一柄绝世好刀斩断了最美好的时光。

 

我走在修葺了无数次的洛阳城内,人声鼎沸。

桑落花雕屠苏酒,苦露杜康竹叶青。

啧,这次轮到竹叶青了。

 

认着道,我直接迈进了一家百年老店。

竹叶青一坛,菜上你家那老三样,不要香菜。

店小二应了一声,报了菜名就走了。

 

其实算起来,这不是一家百年老店。最初回到洛阳喝酒的时候,就记住了这家店。

以后无论是十年来一次,还是百年来一次,每逢店面不见,我都会找见落魄的那家后人,赠他菜谱,许他银两,重新开店。

 

既然到了洛阳,当然要喝千年前的酒,吃千年前的菜。

不要香菜。

 

正喝着酒,听闻边上酒桌提及城中趣事。

说的是十年前的老王家不知怎么长了一株梨树,每逢夏日乘凉好不痛快。

结果最近逢其大婚,要修屋平地,移了那梨树。

 

那两桌人一个唏嘘梨树的可怜,一个艳羡王家的大婚。

而我问了路,留了银两。

走出酒楼。

 

我每向前走一步,回忆就短一年。

最后停在王家的梨树下,我想起一千年前在这里。

一个小乞丐想偷钱买酒喝,被一个女人牢牢抓住。

 

我突然很想哭。

 

旁边的富态男人制止了帮衬的年轻人,对我拱了拱手,说小兄弟有何贵干。

 

我看着面前盛开的梨树,最上方有一朵如同发光一般的梨花。

胸口传来着太久太久不见的凉意。

 

我指着那棵梨树,说,这树我要了。

男人脸色一变,为难道,这本是要送给家女做嫁妆的。

 

可惜我注定不会理会他们。

 

这一千余年,我走遍四海列国,只为了摘这朵梨花。

 

于是我无暇顾及,挥手将他们送到远处。

紧接着,将全身的仙气都送进了这棵梨树上。

 

片刻之后,由那朵梨花散发的光芒笼罩了整棵梨树。

 

再消散时,已经化作了一个熟悉女子。

 

她望向我,歪了歪头,对我说道。

“噫,你怎么练刀了。”

 

我笑了笑。

“刀好看。”

 

完。


我是吞茶嚼花。

拍不出好看的相片,画不出好看的画。

只想为你写一些漂亮的故事。

谢谢关注呀~

 

评论(197)
热度(7496)
  1. 共582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吞茶嚼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