吞茶嚼花

文字的囚徒。

原创:西游情感顾问团

《西游情感顾问团》

全文三万字,阅读需40分钟。


0,

那些称我为三藏法师的人不会知道,我只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光头。踏上西游的唯一原因,是西天住着我爱的姑娘。


一,勇气与遗忘之歌


1.

亲爱的女孩

原谅我不能拥抱你

因诸佛的名义亲爱的女孩

我祝你永远幸福

也因诸佛的名义。


这可真是一首天才之作阿。我想,结果纸上字迹还没干,便被突然出现的一只手拿走了。


师父看后说:“好小子,谈恋爱啦。”


我无奈说:“师父,你一个和尚,懂什么叫谈恋爱吗?”


师父思考良久,终于唉声叹气说...

原创:她是龙

少年家里闯入个小女孩。从此少年像多一个女儿一样,尽心尽力照顾,女孩提出怎样无理的要求都一口答应,似乎非常畏惧女孩。


这天一位道士手拿罗盘寻来,闯入后擒住小女孩,对少年说:喂,这可是妖怪呀,贫道帮你除了她如何?


没想到少年早就知道了。


他咬牙决定道:算了,她最初来时就已坦白,虽…虽说显过神通吓过我,但心地不坏,照顾就照顾吧。


道士点点头:好吧,反正一只小蛇精也成不了气候。


道士走后,两人相顾无言。接着少年上前双手掐着小女孩的脸颊恶狠狠说:我靠你居然骗我你是龙!


完。


我是吞茶嚼花。

拍不出好看的相片,画不出好看的画。

但很想为你写一些漂亮的故事。...

原创:三太子

1. 
前阵子山头有个喽啰,编号九五二七,他急匆匆找到我,说大王不好了!不好了! 

我摆摆手,一边让他缓缓再说,一边琢磨这世上还能有什么仇家。 

周边妖怪敬我三丈,地盘争斗的事儿,找不上我。莫非是天庭的人?难,观音只管照料着紫竹林,没什么脾气。杨戬?杨戬不太可能,听说这人最近新养一只萨摩耶,脾气跟着好了不少,再就是太上老君了,可当年出了那档子事,大多也是老死不相往来。 

正琢磨着,喽啰已经喘过几口粗气,他眼神慌张,扯着嘶哑的嗓子,喊说,大王,是那齐天大圣...齐天大圣美猴王,出来了! 

我一愣,随即摆摆手让他退下,起身伸个懒腰的间隙,瞥见了头上悬着的一块...

原创:黑猫

他是出了名的纨绔了。据说他出生那天,黑云压城,闷雷滚滚,老爷请的道士们见状,都不愿为这婴儿祈福。也有人说老爷隐瞒了他的生辰,他该是天哭星入命,六亲缘薄,终将走上一生孤寡的命途。


但他毕竟是老爷唯一的儿子,被宠溺惯了,打小没人敢忤逆他的意愿。每逢上街,百姓见了他嚣张的呵斥、无理的要求,都不敢想象他长大了该怎样的横行霸市。


他还捡过一只猫。这只猫通体黑色,额头处有三簇白毛。

府上的高人说,这是修炼得道的妖猫,只不过渡劫失败了。九尾化作眉心三簇白毛,空有法力却无法施展。

什么呀。

他整天抱着猫,才不信那些鬼话。这只黑猫承载了他罕见的温柔。

下人们都啧啧称奇:往常每天都...

原创:江山如画

1,

宋子良愁眉苦脸地蹲在红楼的后门,绝望地问小白道:小白,你告诉我,江山如画到底是怎么个画法阿?


小白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:汪。


宋子良垂下头,唉声叹气说:小白,你别汪啦。我娶不到老婆,你也别想娶。


小白耷拉下耳朵,说:汪呜。


宋子良,一个将来继承万贯家财的大宅子弟,给自己的职业定位却是思想家。他从小就不愿从商,反而对一些奇奇怪怪的事物颇感兴趣:诸如思考类似“和尚涅槃后在极乐世界分不分配房子”,“孙悟空被压在山底下怎么解决生理需求”这种哲学问题。


他父母曾对此表示强烈谴责,却总被宋子良“金钱来往皆是虚...

原创:一柄风尘刀

《一柄风尘刀》

(阅读全文需15分钟)


1/

『这一千余年,我走遍四海列国,只为了摘这朵梨花。』


2/

我遇见她是在三月的洛阳。

那天我着披风,束马尾,持棍棒。

她身披彩衣,项戴花环,手拎酒壶,赏桃花。

我脚下生风,用出毕生绝学探龙爪。

她回眸一笑。


“诶女侠,疼疼疼,小的错了小的错了!”


3/

那天我被那女的牵到桃林僻处,为了保持我在洛阳城中的威望,一路上愣是再没喊疼。临了,她给我扔在地上,我才发现她身边还站着个男孩,面红齿白的,若不是我在难分雌雄的乞丐圈混迹这么久,还真不一定认得出来。


她盯着我,...

ps:非小说~想看小说的可以略过不看~


事情是这样的,两个孩子来私信质问我抄袭的事情,并请我删文道歉。

产生纠纷的是《白骨大王》那一篇。


“手写者”称她在19年11月23号手写完成的一篇文,虽然表达方式不同,但剧情与我的一模一样。因此质问我的灵感来源于哪。

发表时间姑且不论……关键是我上哪看你手写的文???


另一边,“手写者之友”也在对我进行口诛笔伐。

无奈之下,我发了另一个平台的原文链接,那是我16年的原稿。

但是因为那个平台优先显示的是“最后编辑时间”。好巧不巧的,我19年末在其中插入了书籍链接,心怀不轨,意图卖书,最后编辑时间因此显示为“手写者”的手写时间之后。...

原创:十八岁不会长大

1,

我死在十八岁那一年的春天。


看见山上滚石的那一刻,我向司机大喊:滚石!


司机回过头,笑呵呵地说:你也听这首歌啊,小伙子。


于是公交车就轰隆隆地撞上了山体的滚石。石头滚下山,滚到沿海公路,滚到了蔚蓝的大海中。


滚他妈的憨憨司机。


书上都说,在人死亡的那一瞬间,会快速回顾自己的一生。我却没有。不知道是我的人生乏味可陈,还是单纯的记性不好,我只是快速回顾了死于车祸的这一天。


这是我的十八岁生日。早上起来,我那个从不会祝福人的亲爹跟我说:儿子,这是你最后一个轻松的生日了。我必须跟你坦白一...

原创:风中风中,听到歌声

1,

1931年的小年夜,烟气升腾,无数的爆竹与烟花正炸裂在奉天眼前。


奉天稳重,心思缜密,为人处事上,还带着点讲究。例如时至如今,还是笃信着自己“奉天承运”的说法,能让手下这一亩三分地能在乱世中隐蔽身形。


热河则不然。


热河非但鲁莽,还自认鲁莽。什么乱世,他不懂,什么战争,他不怕。你来我往,干就是了呗,不就茬架吗?


碰到这种人,奉天根本无法和他讲什么为人的道理。


所以两个人在一起时,不谈大道理。


只谈兄弟情。


2,

夜色四沉时,奉天喝了口小烧。东北天冷,必须得是这...

原创:我当游戏Boss的那些年

生命中所有的灿烂,终将要寂寞来偿还。


1,

我被称作BOSS的时候还是在两年前。那时候,我的宫殿中总是强敌满座,他们背刀带剑,眼神炙热,连一些牧师的言辞都咄咄逼人,让我有一种他们来自祖安的感觉。


那时候,每个人都在想怎么打倒我。我不知道他们具体的想法,但我决定了他们具体的死法。


那时候,老二总是对我说,大哥,你应该下手轻点,没有你这么打游戏的。
我反问:我怎么的了?
“首先,你不能随处乱逛,尤其是新手区。”
“这天下都是我的敌人,我去宰掉那些新手,这就叫防患于未然。”
“行吧,你杀新手就算了,那你怎么还跟玩家抢怪呢?”
“你不懂,有些小BOSS割据一方,自称大王,这我能忍?我杀它们,...

 
1 / 8

© 吞茶嚼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